Impala67m

想念rust里抱着吉他对着夕阳狂吼的俩人。

暴风想念。

刚刚梦到黑哥直播去和k总面基。从头到尾就只能看见黑哥的腿,穿的是白中带点粉的秋裤一样的裤子,鞋子特别宽,像鸭子的蹼一样。

k总倒是在梦里看见长什么样了。但是我不说,我怕会被打。

感觉真的是太幸福了。

(ಥ_ಥ)


黑哥到了的时候,k总要他描述自己穿的什么衣服,他话音刚落,k总就把他找到了。然后就听到他“你怎么看见我的?不是不是不是不是,你怎么看见我的???!” 真的妙不可言。【虽然我觉得可能是因为他穿得太显眼。


然后k总就带他各种玩,各种欢乐。


啊我真希望这是真的。

K黑

2016-05-07
纯黑:(操控人物从背后打怪并大叫)千年杀!

纯黑:我记得以前上学的时候那些熊孩子特别喜欢模仿这一招,受尽苦头啊。

吃了口面

纯黑:最主要是他们还插不准,老插错地方,特别疼!呃,当然插对了也疼。


这个其实就单纯被黑哥上学时的丰富生活给惊吓到了233333。想想以前自己班上的经常会被千年杀的男孩子的类型,内心的感受很复杂。





2016-06-17

k:纯黑纯黑纯黑你过来

黑:我把这石头砍完了来

k:这儿有个熔炉!

黑:你把东西拿了啊。

k:你过来看一眼

黑过去了

黑:我靠我跳下去出不来了就!你他喵故意坑我是不是?

k:嘿嘿嘿嘿嘿嘿



k:我们墙又被拆了!

黑:没有,我刚看过

k:真被拆了!

黑:哪?!

k:(笑)我逗你呢



2016-06-20
k:我明天还上班呢,我还想着赶紧把这门封上然后到时候你自己弄下墙我就可以下了。

黑:(委屈)我靠我自己弄有多心累你知道吗?昨天我就自己弄了这么久。





2016-06-22

又学了k总一个口癖:啧啧啧啧

应该是秀了一下午加一晚上刀的那天吧2333





2016-06-24

黑:这把cz好绿啊
k:那把cz…我这有一把,你要吗?
黑:不要



2016-06-26

用了k总的大号。

这个,大概他们觉得没什么。但是我真的觉得超级戳,感觉像是分享了很私人的东西,非常美好。



2016-06-29

黑哥一人打残局
k:你这枪是崭新的吗?
黑左右晃了晃视角【意思是不是】
k:略磨损?
黑又左右晃了晃视角【不是】
k:久经?
黑杀了b门一人,瞄b窗口,然后左右晃了晃视角【不是】

然后又上下晃了晃视角【是】

然后又左右晃了晃视角【不是】

k笑

黑之后又杀俩人,打了个漂亮的残局。

黑牛:蠢黑好猛啊现在
k(骄傲):不然你以为呢

因为是残局只剩少爷一个人在,也就是说一整队人看着他们秀。对话的两人真的可爱死了。





2016-07-02
k和黑排到仨泰国队友,一直在鬼嚎和各种笑。

黑后来受不了了开麦骂了句:fuxking stupid teammates!

k开麦安抚

然后有一句黑打残局,1v1,队友用奇葩的口音报点:right!right!side!side!

听起来没区别,傻傻分不清楚。

黑死了就和k抱怨了一句:这他喵哪国语言?我都分不清他说的是right还是side.

k开麦:(模仿队友)right!right!side!side! (突然变语气)fuxk you guys!you could just say rock,just don't "right!right!side!side!"

真的帅死我了
那个fuck you guys简直太帅了。
躺倒。

其实刚开场的时候k还开麦学队友口音来着(*/ω\*)



k:那儿有滑梯,纯黑你去玩滑梯啊~

黑不理

k:你去玩滑梯啊纯黑~那个滑梯可以玩儿的。

黑默默跑过去跳到了滑梯上

黑:那个滑梯根本滑不了(大概就是这意思具体内容忘了(ಥ_ಥ))

k:你自己手动滑啊~

黑:滚!



黑:我在这会不会被炸死啊?

k:不会不会

lin:我靠我还剩五滴血

k:我说纯黑,刚不是纯黑问的吗?

黑:lin也问了





2016-07-02

并排放睡袋。

其实这个没什么,并排放着好看嘛,也不占地方是吧?真的没什么。(*/ω\*)



2016-07-03
k:纯黑那体质,吸引男人。
黑:k那体质吸引基佬。
这口不择言的哟。


黑:明后天我都得出去,我很忙的。

k:啊是,是。





k:纯黑我给你刷一身绿的吧?

黑:啊?

k:我给你刷一身绿的,绿衣服绿裤子,这儿还有一小绿帽子。



k:你还真戴绿帽子啊哈哈哈哈哈

黑:挺好看的

k:是





2016-07-31

k:反正给你吃的,喂你的。

蜜汁养宠物的感觉啊。




2016-08-03

黑:我上次是第几名也忘了,腊肉是用来干什么的也忘了。

k:腊肉是用来吃的啊,你这傻孩子,腊肉是用来干什么的都忘了。


k:那你就说好几万块钱重不重要吧

黑:不重要啊!都说了我视金钱为粪土嘛

k:那我把卡号给你你打给我吧

黑:我怎么能把粪土扔给别人呢?!!

k:(笑)所以说自己独享是吧?


k:纯黑

黑:嗯?

k:看qq

特别喜欢这一段俩人的语气。




2016-08-13

纯黑:这个脑子,年龄大了就是这样,不记事儿。




还有谁记得那次k的晚安吗

因为要关直播了,k的评论区在刷晚安
然后k就回了一句“晚安了啊”
少爷当时大概以为是对他说的,沉默了一会,憋出来一句“晚安你妹啊”
k总就“我在和评论区说呢又没和你说”
少爷就没说话了。

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段记得特别清楚。
感觉少爷憋半天憋出来一句“晚安你妹”的时候的傲娇,简直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没糖的日子,只能磕磕老糖。
唉,美好的旧日时光。

黑哥到底去哪儿了。

我已经是一条咸鱼了。

也真的好喜欢k总用那种语气叫纯黑啊

你给我过来!

你下来!

你给我出来!

明明很强势但是又带着宠溺。

黑哥每次又乖乖地照做。

啊这俩人。

黑:我靠天上来蜜蜂儿了

哎哟这个小口音哟

The woodcutter's axe begged for its handle from the tree. The tree gave it.

就是在编辑这个的时候,手机坏了,看着屏幕一点一点暗下去,毛骨悚然又带点无助。

现在手机修好了,想着还是把之前想写的写上去。虽然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感触,万幸我在手机完全黑下去之前没有忘记截图。

好。

我刚去翻了一下,截了一段最没用的。

总之。

这句话给我的触动很大。像是老虎天真又狡猾地要求猫教会自己爬树,或者凶手肆无忌惮地找受害者要刀子。而猫明明知道教会老虎爬树后,自己就无处可逃,势必会死在老虎爪下,受害者明明知道给凶手刀意味着自己会成为刀下亡魂,他们都心甘情愿地交出了自己。这请求如此直白,如同说出“我要你的命”,直白得如此残忍。而回答又是这么干脆“你要,拿去便是”。大概也是一种斯德哥尔摩情结吧。

他们真的都是非常非常好的人啊。

16.7.10
黑:我这边直播都忘了开麦了,光跟你在yy里bb半天。

海带:你又和【谁】双排啊? lin:和一个男的!

黑:没办法,这货订饭的时候只能让我来保护他了。


k:卧槽你(直播间)关这么快,说关就关。我还想…


你还想??还想什么???